学校官网

书香技大|六月·诗译英法 百年不辍

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 日期:2021-07-01 字体:


 

 

我国翻译界泰斗、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许渊冲先生于6月17日上午在京逝世,享年100岁。

许渊冲先生1921年生于江西南昌,上世纪40年代毕业于西南联大后便赴法留学,1951年与画家吴冠中等回国任教,1983年起人北京大学教授,从事文学翻译长达六十余年。他曾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的“北极光”杰出文学翻译奖、中国翻译协会颁发的“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,更被誉为“诗译英法唯一人”。

许老先生的一生,是传奇的一生,诗意的一生。   

他常说“翻译是把一个国家创造的美转化为全世界的美”,他坚持用韵文翻译诗,强调意美、音美和形美“如果把美的诗译得不美,那不可能算是存真。”

面对翻译时许老既是才子,又是“痴人”。

他在《文学与翻译》一书中写道“我是怎样检验自己译文的呢?首先,我看看译文是不是忠实与原文的内容;第二,我看看译文的表达方式是不是通顺;第三,我看看译文的形式是不是忠实于原文的形式;第四,我问问有没有发挥译文的语言优势。”

《文学与翻译》馆藏地:竹韵馆一楼21架B面1列6层

翻译求真求实,但语言之间的差异更是文化的差异,难以做到完全对等。许老向来反对“对等论”,在其1993年翻译司汤达《红与黑》时就曾引起了翻译界的强烈讨论。他在此前译者的基础上,增加了更易于国人理解的内容,为此被人评论是过度发挥。

对此他在自述《梦与真:许渊冲自述》中说“我觉得如果要求对等,恐怕很难译得像诗,只有按照中国学派从‘心所欲不逾矩’的理论来翻译。‘从心所欲’是发挥译者的主观能动性,选择最好的译语表达方式;‘不逾矩’是不超过客观规律所允许的范围,不违反原文的意思”

《梦与真:许渊冲自述》馆藏地:竹韵馆二楼01架A面1列6层

同时许老也是有股“傲气”的,是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”与同行争论直译意译谁更好时他曾说:“你翻得不如我,就不能反对我。要是说我的不对,你翻一个更好得出来啊?”

做客《朗读者》节目时他在名片上写着“书销中外百余本,诗译英法唯一人”,乍看有些“狂妄”但他立马解释道:“我实事求是!”

他将“中华儿女多奇志,不爱红装爱武装”译为“Most Chinese daughters have a desire strong, 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powder the face”。

他将苏轼的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译为“Spend a straw-cloaked life in mist and rain.”,将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译为“Of Mountain Lu we cannot make out the true face,For we are lost in the heart of the very place.”

 

(出自《苏轼诗词》馆藏地:竹韵馆一楼20架B面1列1层)

晚年的许老仍保持规律的生活节奏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记者采访时他坚持每晚翻译《莎士比亚全集》,这样一项浩大的工程他却笑着说“我每天都坚持译几页,总能完成的!”面对别人对他的评价、质疑,他也毫不客气地说道“我也根本不去想自己多少年纪,日子怎么过去。我就是七十年如一日,还跟以前一样做翻译,如今只想着我还有多少本莎士比亚的书要翻。”

 

诗译英法,百年不辍,先生千古,一路走好。

更多馆藏许渊冲著作:

 

《任尔东西南北风:许渊冲中外经典译著前言后语集锦》 许渊冲 着

馆藏地:竹韵馆一楼37架A面3列1层

 

《包法利夫人》(法) 古斯塔夫•福楼拜着;许渊冲译

馆藏地:竹韵馆一楼42架A面4列7层

 

《高老头》(法) 巴尔扎克着;许渊冲译

馆藏地:竹韵馆一楼42架A面4列4层

 

《老子》译话  许渊冲 着

馆藏地:竹韵馆一楼202架A面1列2层